意在笔前

我最近考虑事业发展。看其他外国人在中国环境中的成就,包括创新、开业、写作等。感觉真是很佩服。很多人学中文的时间比我短多了,但是还能说得很流利,成为所谓的“中国通”。很多留学生、记者与专业人士利用在中国的时间写有才智的文章或小说,让别人看中国生活一瞥。

我去中国之前本来打算写日记,别人也建议我写。不一定给别人看;更为了给自己记录所见所闻。可是到了中国之后,很快就沉没在中国与汉语的环境中,想感受,而不想记录了。当时可能担心经验一写出来就会被破坏,已经不是经验了,而是自己对经验的过度分析,所以会变得挺肉麻;写新鲜的话的确不容易。也许也有点懒得写吧。

cameras and clocks
笔者摄影

现在的态度有所变化了。实际上有点后悔当时没有记录对我最有意义的发生。虽然还能想起来与怀念,必然没有以前那么清晰。很多细节都已经变得模糊。地点、时间、季节、对话内容混混沌沌,难以描述从头到尾的经历。

与此同时,一定时间的距离也有好处。沉没在某个环境中很容易应接不暇,但离它远一点能给提供新的认识。

所以我现在想写。

天天向上

我去年大概这个时候北大硕士毕业,离开北京。在一年的时间内能写完四万字的中文毕业论文并通过答辩,到现在是让我最自豪的成就。当然,写论文不容易;熬了很多夜,修了很多次,但最后的感觉真是苦尽甘来。

北大未名湖。笔者摄影。
北大未名湖。笔者摄影。

答辩通过那天乐不可支,与此同时有点舍不得,因为知道这标志着两年的功夫结束了,北大的时光一去不复返。

最近重新读毕业论文,那种自豪的感觉有所变化了。

读完了以后其实有点失望。以前以为自己写得不错,学术水平挺高的。用外语写这么厚的作品已经是很大的成就;当时觉得无论内容好不好,能用学术语言表达清楚是最重要的。这次读发现,虽然语言表达清楚,语病不多,可是结构不太顺利,逻辑上确是有一些问题,大有余地。

这并不否认以前的成绩;实际上,能承认以前的成绩还有进步的余地,有助于促进未来更大的成绩。因此永远不要停止进步 — 不怕慢,只怕站。

在我们成就与缺点的基础上发展,就是我们成长的根源。